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我的靠山好几座

正文卷 第四百五十四章 没了人质你算个屁

我的靠山好几座 胜己 13505 2022-05-29 12:03

  而对方的疯狂跟对方的所求,这么做的可能性最大,再怎样,就算八阶出手,也避免不了这一切。

  那乾城就反其道而行,就在乾城自爆的瞬间,一切都陷入静止一般的状态下,乾城已经册封铃铛。

  “现册封白铃铛为驭兽仙尊,掌管驭兽。

  册封的同时,乾城将源源不断的神性力量凝聚,在白铃铛神核凝聚的瞬间,神性力量输入

  输入神性力量的同时,其他力量乾城也源源不断输入其中。

  修复身体、塑造躯体、增强元气

  这一切乾城早就想好了,给铃铛册封是最重要的缓解,因为根据龙九星当时所说,铃铛被抓的时候就已经要自爆,那乾城绝对不能让她自爆

  而跟她联系很困难,最重要的是时间不允许。

  没错,就是时间不允许,一旦跟长眉棍圣见面,一旦主动权在长眉棍圣那边,他也许会瞬间杀了白铃铛。

  当然,也许他会废话连篇,或者跟乾城说一些要挟的话。

  但这些都很难确定,乾城不能用对方不确定的决定来决定铃铛生死,他必须要将主动权掌控在自己手中,他瞬间自爆,已经牵扯了一切注意力,然后他暗中册封白铃铛。

  白铃铛神核凝聚,力量凝聚。

  神核凝聚的瞬间,乾城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

  “我没死,别想那么多,想办法自救,准备运转血脉共鸣,你父亲跟驭兽仙典都在这边,我自爆只是为了吸引对方注意力。’

  通过神核神魂意念跟白铃铛交流特别迅速,第一时间乾城的声音传来。

  要说刚刚那突然的一幕,谁最痛苦,谁最难受,那绝对非白铃铛莫属。

  被长眉棍圣抓住,没能自爆自杀成,白铃铛就已经很后悔了。她最怕的就是对方用自己要挟大少,结果让她死都没想到的一幕发生了。

  长眉棍圣带着自己刚刚出来,大少竟然就在他们面前自爆了。

  没错,及时轰的一声自爆了。

  那种冲击,简直让白铃铛要疯掉,比她自己下决心自爆自杀都要痛苦百倍。

  为什么啊!

  她想不通,大少为何为这样,这样会让她生不如死,难道大少以为她自爆了,这个该死的家伙就会大发善心放过自己么,

  还好,没让她多沉浸在痛苦中,少爷的声音响起。

  瞬间神魂意念开始凝聚,意识海中神核开始凝聚,随后庞大力量凝聚,几乎刹那间,她身上的一些禁制跟压制解除,至少意识海中的压制力量被解除。

  白铃铛此刻也明白,按照乾城所说,并没着急立刻恢复身体,只不过在加速酝酿。

  与此同时,白吞山这边也接到乾城命令,利用驭兽仙宗秘法催动小花豹,让小花豹关键时刻可以瞬间挪移到白铃铛那里,与她联手,

  此刻小花豹也能感受到册封力量,驭兽仙尊,对于驭兽的掌控,被强行拔高。

  在白猪老祖用驭兽仙典支持下,他们彼此之间的关系正在发生变化。这种关系,可以让白铃铛在一定距离之内,随时将小花豹召唤而来,

  这已经突破一般驭兽宗固有的想法,这种召唤之法,在上古时代也是罕有待研究阶段。乾城知道,要在一个中阶神通强者手中救人,直接将白铃铛挪移走、替换走是一种方案,另外一种就是给白铃铛增强力量,让她具有一定反抗能力。

  除此之外,其他方法都会很危险。

  “不...这不可能...

  “可这神魂力量.......

  此时的长眉棍圣还有些不敢置信,他抬手间虚空一抓,爆开的力量之中,的确蕴含了乾城大量的神魂力量,这做不了假的。

  但他也不信,乾城那样的家伙会如此。

  这场景只是让他觉得荒谬,无比的荒谬

  这小子迟延跑到这找到自己,然后自爆,他想干什么呢?

  “混蛋,想跟我玩....迟疑、猜测,探查之后,长眉棍圣身上暴戾的血气冲起。

  “挪移,动手!’

  几乎就在这一刻,有些健康的乾城声音响起,通知了所有人。

  “嗡

  这一刻爆发的长眉棍圣,第一想法就是要捏爆被他抓在掌中的龙九星。

  但就在这一刻,龙九星意识海中,一团光芒从神核中爆发出,瞬间化为一只巨大无比力量不断暴涨的花豹。

  白铃铛此刻已经晋升到二阶,力量还在暴涨,而且积蓄之下不顾一切爆发的绝招,就算四阶也要艰难应对。

  不只是白铃铛,龙九星这一刻浑身力量爆发,她没有攻击,她知道大家所做这一切为什么趁着长眉棍圣完全没想到,她的身形也虚幻挪移了一下。

  挪移的同时,一股血脉力量暴涨,化为四阶防御,挡住了长眉棍圣那随意捏下的力量。“扑

  那股力量正是白吞山的血脉之力凝聚形成,这一下白吞山一口血喷出。

  但龙九星却也趁此机会,脱离了长眉棍圣手掌。

  “滚开,嘭

  长眉棍圣抬手一巴掌将韩茗芝扇飞,即便那力量有接近六阶,却也只是将白铃铛前爪轰爆,胸膛炸裂,并没能将其一击灭杀,毕竟韩茗芝突袭得太过突然。

  下一刻,当长眉棍上手中长棍凌空点出,要将逃出自己控制的韩茗芝轰爆的时候,一团雾气包裹住龙九星,瞬间挪移离开。

  “轰

  韩茗芝挪移离开的瞬间,周围大阵轰然暴起。

  之前被乾城自爆被震飞出去的裂天刀王看得眼花缭乱,自爆、韩茗芝从虚变、龙九星身体外层血脉防御、随后被瞬间挪移带走,再加上接下来周围的层层大阵。

  这一瞬间,他甚至感受到长眉棍圣对他的无边杀意,他没心的一股暴戾血气就要爆开。

  裂天刀王很想说,这阵法虽然在自己这边,但跟自己真的没关系,他完全不懂阵法,之前用宝物跟人交换来的阵法还是残次品,问题多多。

  可这种时候,他要这么说,他知道自己更惨。

  乾城这些人何其恐怖,真能找到这边来,而且提早在周围布置了阵法跟符文,又用这么多匪夷所思的手段,竟然真的从长眉棍圣手中活着将人救出了。

  “啊,老东西,你真以为本王怕你么,你敢带着人来我这,我早就想要救人杀你了,裂天轰

  这一刻的裂天刀王也爆发了一下,虽然他的爆发也并没人怎么理会,在那大阵催动的情况下,他所谓的爆发也就那么回事。

  不过掌控全局的乾城,却在这一瞬间察觉到了一些异样。

  “嘭.

  原本在裂天刀王没心的血光长棍,本来要爆开,爆掉裂天刀王脑袋的。

  结果在这一刻,这位裂天刀王竟然引动了一些这峡谷的某种力量,借着那股力量暂时压制住了血光爆开,但也仅仅是暂时压制,如果长眉棍圣能掌控这股力量的话,一样能随时让其爆开。

  乾城察觉到了这边的正常,但他也没空多理会这边,救出龙九星之后,此刻近处在月华神雾之中他的身影才逐渐浮现。

  此刻乾城的身影有些虚幻之感,最重要的是,他神魂波动很剧烈,那是他之前强行切割了三成神魂力量,然后以多种力量融合,包括月华神雾、火焰力量、黑岩神王心脏力量加上神性力量凝聚出的分身。

  他自爆的就是那分身,长时间或许难以瞒过别人,但短时间内想分辨出来根本不太可能。因为那就是乾城的神魂力量,还有他强行炼制的身躯,爆开之后真假难辨。

  即便切割之后乾城以神性力量孕养,自身也经常经历这种情况,但一次性爆开如此多的神魂力量,对乾城来说也是第一次

  他整个人处于一种意识海动荡、神魂不稳要撕裂的状态中,

  “杀了他!‘

  但这一刻,乾城不需要自己出手,龙九星已经救出,白铃铛也没死,白吞山因此受伤,他自己也受伤很重,可还有那么多人呢。

  大家同时催动阵法,这里边爆得最凶悍的就是乾强。

  当然,整个大阵的力量也加持在他身上,本来已经在疯狂催化下接近四阶的他,力量节节攀升,大阵力量加持之下,瞬间达到了五阶巅峰。

  “我乾强最恨你这种败类,有本事冲老子来,你他妈就该死,轰....

  天雷剑一剑轰击出,当乾强被大阵加持,被沙一凡、小月华、藏轲、燕无痕、金鳌他们将全部力量加持之下,力量已经达到五阶巅峰,这一击恐怖得无以复加。

  一道天雷化为利剑,直接轰向长眉棍圣。

  此刻长眉棍圣也看到了再次出现的乾城,看到了周围大阵。

  “你们都得死,破苍穹,轰

  长眉棍圣看到杀子仇敌站在大阵之外,怒不可遏。被戏耍了,那一切都像是玩笑还出的演戏,但自己手中抓的那个女人竟然被救走了。

  长眉棍圣本想当着乾城的面,只要他露面就捏爆那女的,让他高兴,让他伤心,让他....结果可倒好,乾城比他够狠、比他够快,比他会玩。

  人家上来就自己自爆了,燃油一系列不可思议的操作,白铃铛从龙九星神核中冲出,血脉形成的护盾,随后的挪移

  这一切都将他当成猴子特别戏耍,至少长眉棍圣感觉是如此,如今几個小崽子还以为弄个大阵就能困住自己。

  长棍欲破天,天雷剑闪烁天雷暴击而下,轰然撞击到一起。

  长眉棍圣直接被轰了回去,乾强也被震得口喷鲜血飞到半空,很显然长眉棍圣更扎实,但他也并没奈何得了乾强多少,

  “哈哈,杀不死我吧,一击杀不死我,那你就去死.

  乾强就是乾强,根本不在乎这点冲击力,再次凝聚大阵力量,在众人加持之下冲了上去。他们配合默契,大阵加持转换自如,军阵用搞得娴熟。

  天雷剑也在加持力量催动下,爆发出更强威势,有天雷剑加持,乾强也在大阵加持下拥有五阶巅峰之力,一时间跟长眉棍圣战到一处,

  “铃...太好了,你没事,太好了.....’此刻脸色苍白的白吞山来到龙九星身前,虽然此刻龙九星半边身躯已经消失,但一团血雾包裹之下,身体在以肉眼可见速度恢复。

  只要人活着,其他都不算是,白吞山自己也很含糊这点。

  而且乾大少明显给了铃铛天大的好处,刚刚他以秘法帮助龙九星挡住长眉棍圣那一击的情况下,他能浑浊感受到铃铛突破到了二阶不说,力量还在迅速提升。

  最重要的是,铃铛能让白铃铛直接召唤过去不说,还能让自己意识海中那白猪老祖光芒惊叹,还有一股吸引力,这一系列的变化只能说明她因祸得福了。

  当然,心中含糊这些,真正看到龙九星的时候,还是激动得不行。

  “老爹,我...我没事...戈九星勉强说着,她现在状态也并不好。

  随后韩茗芝看向乾城,眼中满是感激还有愧疚。

  没等龙九星开口说话,乾城直接对韩茗芝道:“铃铛现在正在突破,先让她专心突破疗伤。’

  随后乾城又笑着冲韩茗芝微微点头:“没事了,剩下的事情我来解决,你好好突破,这是-次机会,具体事情我随后再跟你详细说

  给不给身边人册封,乾城一直在思考,但也没能完全下决心,但现在不知不觉中、三师姐小月华、龙九星接连都已经册封。

  现在乾城还没时间去考虑其他的,但不得不说,有些问题他需要考虑了。

  至少,再过些时候,他需要跟大家谈一谈了,否则韩茗芝、龙九星他们会迅速超过大家,册封带来的好处很大,尤其是在跨越阶级的时候。

  但将所有人命运都紧密跟自己相连,这一直是乾城忌惮。

  毕竟自己一旦出事,他们都会受到影响。而且那次妖山册封神力大妖王时候闹出那么大动静,之前风雨妖圣混沌鸡子中感受的变化,还有九岳鬼王等变化,让乾城也早意识到,人皇似乎在做着一件跟残破布卷能力很相近的事情

  人皇的目的为何,涉及到人皇的事情,也就涉及到了这天地间最高层次的变故。

  自己最终是不是会跟人皇起冲突,或者换个角度说,如果人皇发觉自己残破布卷的力量会怎样?

  不只是人皇,神门、大元皇朝,或者一些自己不知道的存在

  通过爷爷的只言片语,乾城知道,自我封印这件事情可不是偶然事件,后边会怎样....乾城想着这些事情,已经陷入沉思

  而在白吞山、还有隐藏的老乌看来,乾城竟然是在走神。

  那边战况平静,他这边好像完全没去在意,虽然他自己现在显得很健康,但这边白吞山还有战力

  “我

  相比于白吞山想参战,却不知该不该打搅正在走神的乾城,隐藏在暗中的老乌则更加郁闷了。

  他现在很想听到一声召唤或者军令,让他上去灭掉这长眉棍圣。

  对他来说,单独杀这家伙,真没啥难度

  可人家没下令,他又不能乱来,谁知道啥意思,这是想让这些小家伙发泄一下,还是磨炼-下他们,感觉发泄跟磨炼的意思都有吧。

  不过这帮小家伙很难拿下他啊,这长眉棍圣一身血腥戾气,明显入魔有普通功法加持,现在异常情况下还行,如果一会这家伙真拼命

  之前这位小少爷的种种神奇手段让老乌在一旁都看得眼花缭乱,其诡异操作更是让他都无语至极。

  但正面硬刚,尤其他自己自斩神魂受损之后,最终还是得靠自己吧

  如此想着,老乌暂时还算安心一些。

  “乾城,还我儿命来

  “你们都得去死,你们都别想得到好死,本圣一个都不会绕过你们的...

  这大阵主要是军阵中的合力围杀之法,并没启动隔离屏障之类的手段,所以长眉棍圣是能看到乾城的。

  结果发现乾城就在外边,杀子仇敌就在外边看着自己在战斗,这让他越发愤怒。

  结果,比他更愤怒的是乾强:“你算什么东西,我还没打倒乾城,你有什么资格跟他叫嚣。

  “你个混账废物,冲我来啊,有本事你冲我来啊,连我都干不过的废物.

  “轰.....轰

  爆吼、暴怒下的乾强攻势一波比一波猛,但极限也就如此了。

  毕竟他在外力加持下已经突破了数个极限,比他异常爆发状态都微弱十倍不止,如此情况下,能做的也就这些了。

  而长眉棍圣接连几次攻击破不开防御,还被乾强这么一个愣小子拦阻,他眼中的戾气越来越重。

  “燃血破苍穹,轰

  长眉棍圣的血腥戾气节节攀升,打破了极限,突破到了六阶层次,顿时压着乾强他们打。“扑

  “噗嗤

  此刻操控大阵的沙一凡有血喷出,其他同时催动大阵的也都在那棍影轰击下,纷纷受伤。乾强更是被震飞回来,虽然随后他在众人不顾一切加持下,再次凝聚力量顶上去,但明显已经有些顶不住了

  “我来...让我来吧,让我来最后决定胜负,解决这家伙....

  看到一切如自己所料那般,老乌就差喊出声来。

  心说你磨炼他们也该磨炼够了吧,现在总不能真的让那长眉棍圣出来吧。

  有他在呢,这个家伙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情,他上去就能解决

  乾城也只是分神想其他事情,并不是彻底不去注意这边,此刻也从思索中回过神来,不过他对眼前局面丝毫没有担心。

  虽然他现在受伤,发挥不出之前的一半力量,需要好好修养才行,但对付一个长眉棍圣,在准备如此充足之下,又那里需要到他来动手。

  长眉棍圣此刻跟乾强之间彼此怒吼互喷着,乾城却连一句多余的话都懒得跟这种人说对一个已经疯狂的人,跟他说道理有用么,也无需讲什么。

  看着此刻不断压制乾强,马上要破阵的长眉棍圣,乾城神魂意念操控之下,突然间黑鹰傀儡妖圣爆射而出。

  随着黑鹰傀儡妖圣冲出那一瞬间,小花豹跟小树同时挪移进入大阵之中。

  这些军阵小花豹早就跟乾城一起运用过,跟大家配合也很默契,在他引导帮助下,小树也瞬间融入阵法之中。

  他们可跟沙一凡、燕无痕这些刚刚突破入圣的不同,小花豹四阶,战力虽然不是一般强,但遇到五阶也能拼一拼。至于小树,那更是到现在都能随意发挥出五阶战力的存在。

  黑影傀儡妖圣更是可以独战五阶,即便乾城不出手,在他们出现融入大阵的瞬间,直接就将刚刚力量暴涨的长眉棍圣压制下,

  黑鹰傀儡妖圣的速度,是长眉棍圣根本没办法比的,小月华在阵法中带着小树挪移,那长鞭不断抽打得长眉棍圣浑身一道道血痕。

  原本刚刚取得一些优势的长眉棍圣,再一次被全面压制下去,硬生生的结束了被围殴的节奏,

  当他爆发的力量跌落下去那一刻,瞬间爆发,黑鹰傀儡妖圣的爪子刺穿了他的头颅,小树用树根化成的长鞭缠绕住他的双臂。

  “谁也别跟我抢,我来,杀!’

  眼看长眉棍圣要被抢杀,乾强疯狂怒吼着,他不管是不是因为其他人帮助才压制反败为胜他就是要杀对方。

  这一刻,本来有机会的小花豹耸耸肩膀,没去跟乾强争夺这些。

  乾城操控的黑鹰傀儡妖圣已经要抓爆对方头颅还是稍微缓了一下,就这一下,爆发的乾强天雷剑直接轰穿长眉棍圣心脏,将其击杀。

  长眉棍圣至死都难以瞑目,原因无他,乾城直到他死都没真正参战,甚至哪怕多跟他说一句话、

  白吞山此刻就在乾城身旁,他也是被震惊得无以复加,不敢置信,堂堂长眉棍圣会这么被杀

  乾城他们不了解,白吞山还是知道长眉棍圣的厉害,能靠散修之力,自己冲击中阶神通强者成功的存在,哪个不是天资平凡之辈。

  结果可倒好,最后入魔了,依旧会被杀,

  “死.死了

  相比于白吞山,真正受到刺激的是老乌。

  刚刚一直准备着,时刻准备着出手的老乌懵了,完全不淡定了。

  他很想冲出去将长眉棍圣抓起来问问,你他妈怎么能就这么死了呢

  你不挺能折腾的么,你那么厉害,咋就死了呢,起来再干啊。

  你不将这帮孩子打败,自己怎么出手?

  自己不出手,自己来这干嘛,看戏么?

  快活了一千年了,老乌就没这么闹心过,这算什么事,自己应该是这次救人来的最厉害的了,结果可倒好,自己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整个过程,自己都是打酱油的,这可倒好,啥力气也没出,啥忙也没帮。

  这要是回去老爷问自己,人救了么,自己说,救了,老爷要是问,你救得,自己怎么说我看着来着,

  老乌觉得憋得慌,但他又没处可说,不知道该怎么说。要是跟这位小少爷像是跟老爷一样陌生,他肯定会过去问他,你脑子有病吧,有我这么厉害的高手在这你不用,你想啥呢。

  可此刻,他只能自己憋着。

  随着长眉棍圣被杀,本来以为要死的裂天刀王突然感觉那一股血色长棍力量,竟然没了支撑,他只要耗费些时间,反倒是能将其祭炼成自己的力量。

  加之这次为了镇压那力量,他不顾一切引动的刀意很庞大,是他以前不敢去引动的力量,借助那血色长棍力量抵消,存留了不少。

  此刻他正躲在角落里,震惊之余,心中正在窃喜。

  “你,过来。’

  就在此时,裂天刀王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在教他,抬头看去,发现正是乾城在叫他。

  裂天刀王可不是那种一般封闭的人,何况军功榜折腾了这么久,接近两年的时间里,这位乾城可一直是入圣榜第一,虽然最近被超越,但在裂天刀王心中他绝对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小的王盛拜见乾大少,小人是被对方鸠占鹊巢,被胁迫的,这一点大少可以去询问白少宗主。不知道大少有没有感受到,虽然在被胁迫,但我已经尽量打开禁制,只不过我当年购买这阵法禁制问题很多,没办法随意操控明白,也不知道帮没帮到大少。不过好在白少宗主化险为夷,没能让那疯老头得逞。’

  裂天刀王本命王盛,只不过跟很多有了名号的人一样,一旦有了名号,一般就很少有人会自报姓名。

  当然,那也要分情况,就像是此刻,裂天刀王可不敢在乾大少面前自称裂天刀王在此。他很还出,上来就趁着能说话,将能给自己拉好感度的话都说出来。

  7017k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