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苦境:牧天诛邪

正文卷 第224章

苦境:牧天诛邪 孤舟蓑客 11119 2021-12-06 01:03

  现在的阎王,已经进入了虚弱期,不然也不至于放权了。

  能不能打的过玄嚣就是一个巨大的问题。

  凛牧是没有把他放在心上的。

  只是单纯地想要和这个老伙计聊一聊罢了。

  进入伽罗殿深处,阎王闭关的地方,见到了带着半边面具的阎王。

  “牧神,你……真的是牧神么……”

  凛牧进入森狱,超出阎王的意料,他在这个时候如何进来的。

  但随着凛牧击败他的几个儿子,阎王自然是知道了凛牧的到来。

  他本以为兵强马壮的森狱足以阻拦牧神。

  毕竟自己的几个儿子不知道为什么,实力和天赋远远地超出了之前二十来代!

  但他更加想不到的是,这些儿子都输给了凛牧。

  如此牧神,让他陌生。

  这还是他了解的那个牧神么。

  强大的出乎了他的估计。

  “我不是牧神,还有第二个牧神么。”

  凛牧随手一击,阎王周遭法阵瞬间告破。

  “阎王,看在你我相识百年的份上,给你三招的机会。”

  凛牧发扬了礼让三招的优良传统。

  “狂妄。”

  阎王被凛牧的轻视激怒,聚功于掌。

  凛牧已经可以用自身肉体抗下此掌。

  但他并不会做出有优势就浪的举动。

  “现在的你,让我失望。”

  一交手,对于现在阎王的状态,他也明了了。

  “不可能,不可能,你的实力……”

  阎王亲自领悟到凛牧的实力后,彻底懵了。

  这比六百年前的牧神强大太多。

  “这六百年,你到底做了什么!”

  此时此刻的阎王,心中没有嫉妒是不可能的。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明白,你的江山,是我的,你的子民,是我的,你的黑月,也是属于我,甚至于黑后,也会站到我这一边。”

  凛牧给了阎王三招机会,阎王没有把握住后,就不在留情。

  一拳击中阎王胸口,阎王顿时功体遭受重大创伤。

  恶相被轰飞而出后,随即就被凛牧当场击散。

  “呵呵呵,牧神,天疆森狱,相隔千里,你永远只能够通知一界之地,除非你征服苦境,一统三界,还有黑月,你这辈子都不可能操控它!”

  阎王知道自己现如今遭逢大败,想要翻身是无比艰难。

  恶相的破灭更是让他翻身几率更加渺茫。

  但并不是没有机会。

  黑月永远是他的底牌,他的倚仗

  “我的黑月,你不可能掌控得了。”

  黑后什么的,阎王不在意。

  被凛牧抢走就抢了。

  但黑月,他是无比自信的。

  “是吗?”

  凛牧语言玩味,随即一指释放阴之力。

  在黑月天阿中的黑月顿时被引动,降临森狱当空。

  瞬间,森狱的环境变得无比的恶劣,整个森狱人心惶惶,部分生灵已经陷入冰雪世界中。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你怎么可能引动我的黑月!!”

  阎王难以置信,气急攻心之下,一口老血吐了出来。

  黑月被他控制千年万年,怎么就这么变成牧神的黑月?

  这下子,他命休矣!

  “这个,你也不需要知道,乖乖的做我的阶下囚吧!”

  凛牧一把抓住阎王领口,将其抓离此地,丢到了黑后和千玉屑的面前。

  “阎……阎王……”

  森狱最后的希望现如今也败给凛牧,这让忠于阎王的森狱派系陷入了沉默。

  “牧神,黑月当空,森狱环境巨变,阎王……”

  黑后现在也老实了。

  黑月对于森狱来说,太重要,也太危险了。

  黑月不在黑月天阿的话,森狱难以完全分解黑月力量,气温会骤降。

  黑月离开后,森狱地表温度就难以压制,地下熔岩就会全部喷发。

  所以说,阎王很重要。

  “无事,黑后,森狱可以交给你掌权,但森狱百万子民,未来必须信仰牧神,你……明白了吗?”

  凛牧示意黑后不要担心。

  “嗯?”

  凛牧的话让黑后思考起来。

  这样说来,其实凛牧是打算让森狱多出教义,让自己成为君主?

  黑后自然是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再加上黑后的目的并不是主宰森狱,而是借用森狱的力量来报天羌族的仇罢了。

  她直接答应了下来。

  她不答应也得答应。

  “很好,将阎王和他的儿子们都关押起来,分开关,阎王,喜欢吃儿子的。”

  阎王就算是把他的十九子外加几个女儿都吃了凛牧也不怕。

  他不想给阎王一点点的希望。

  “好,交给本后。”

  不知道为何,黑后越来越感觉牧神好像自己真的在什么时候接触过。

  但怎么想也想不起来,让人无奈。

  分配好了之后,凛牧凌空而去。

  在森狱众生注视之下,一击,将黑月重新推回黑月天阿,让森狱恢复原来应该有的面貌。

  凛牧想要森狱的信仰,只需要一个人来助力自己传播自己的功绩就行了。

  森狱相对来说非常贫瘠。

  凛牧选择合适的地方后,阴阳法准催动。

  顿时,凛牧本人如同化作一颗太阳。

  古耀长生之力散发森狱四海八荒,森狱的环境也顿时开始发生巨大的变化。

  寻常生灵一望,只见满目造化春。

  “这…这……”

  千玉屑和黑后面面相觑,感觉自己看到的宛如梦境一般,太不真实了。

  “黑后,该你行动了。”

  千玉屑有着一颗聪明的头脑,很快就反应过来凛牧此举的目的何在。

  黑后也是明白,知道自己该散发牧神的功德了。

  当即让自己的心腹开始行动。

  此时此刻,黑后莫名其妙地感到心安。

  牧神此举,或许表明了牧神的心中想法。

  对于森狱,他或许真的没有多少贪恋。

  在黑后的帮助之下,凛牧的形象也开始在森狱建立起来。

  森狱之人普遍并不是多么地长寿,森狱和天疆的仇恨,对于寻常百姓来说,也并不是什么血海深仇。

  凛牧能改善他们居住的环境,让他们的生活变得更加美好,他们自然是也远在自己的意识神海中给凛牧一个位置。

  凛牧本人并没有去理会这些,他直接来到黑月天阿中,再一次近距离的和黑月一起,吸收黑月的力量。

  “森狱的信仰,还真的要比天疆更容易凝聚,不过大概也就是最初这一波了……”

  吸收阴阳之力的同时,凛牧也感受到了森狱子民对自己的信仰。

  或许是自己刚刚的动作,让森狱子民感恩戴德。

  但随着时间流逝,这种感恩心理减少,他们的信仰也就淡了。

  “我感觉我和森狱这片天地也渐渐的契合了,是天地给的功德么。”

  凛牧不太了解,短时间也不好计较这些。

  他对森狱这片大地也只能够做到这一点了。

  毕竟他也不可能牺牲自己来改造森狱。

  等几天,让黑后放宽对森狱子民的政策,或许还可以收割一波人道民心。

  凛牧来到森狱大半月之久后,锦鲤岳寻仙从黑海之中游到了森狱,告知了凛牧情况。

  魔佛波旬已经彻底出现,威震天下,合体击溃苦境全部正道,让老孔雀都感到心惊胆颤,觉得太可怕了。

  但也被一页书率领烽火关键将其击散,下落不明。

  “三结义,轰定干哥……”

  凛牧大概也能猜的到后续的情况了。

  一页书和阎达失忆,跟步香尘桃园三结义。

  随后,阎达轰定干哥。

  “先让步香尘保管吧。”

  凛牧让锦鲤回去报信,自己不日就会前去和他汇合。

  “快了…快了……”

  凛牧不知道神的神魂是如何的。

  但他感应得到自己的灵魂现在已经和阴阳法准渐渐地有了一股命运相连的感觉。

  而且自己的灵魂也渐渐的对阴阳法准的控制变得更加强大。

  或许,等到了能全部运转阴阳法准,或者是运转大半,就到了那个境界吧。

  没有前人帮忙,凛牧也只能够自己慢慢地摸索了。

  “去深邃古河,将六王之力也吸收一部分。”

  六王之中,赤王,燹王,钜王,亨王都是一个组织的王者。

  或多或少也是有着自身子民对自己的信仰供奉。

  凛牧只好去掠夺吸收少许。

  灭六王,不会。

  六王天命还未到,自己如若是提前将六王击毙,不太好。

  来到深邃古河,也见到了三首云蛟。

  这个未来会变成自己喜欢模样的元神兽,现在自然是不听凛牧的。

  只能够强行将其镇压。

  进入深邃古河,阎王的元脑被凛牧当场击溃。

  余下五王没有了限制准备离开。

  却被凛牧锁定吸收,动弹不得。

  五王皆爆发出不甘心的反抗,而是毫无意义。

  只能够任由凛牧掠夺他们体内的部分力量。

  “你们,还需要呆在这里一段时间。”

  凛牧现在不可能让五王的意识回归的,还不到他们出现的时候。

  但等凛牧恢复了能解决吗?

  也不太行,如果自己真的那么做了,让情况变得更加不妥,对未来的改变太大了,想要回去的话怕是更加艰难。

  五王的力量,让凛牧的灵魂得以更进一步。

  差不多了之后,凛牧走出了森狱。

  或许未来借用逆海崇帆的一臂之力,就可以差不多达到那个境界吧。

  凛牧离开虽然说悄无声息,但黑后也感应得到。

  现在的她已经俘虏了森狱王子和诸王,但凛牧知道,黑后坐不稳森狱之主这个位置。

  他走之后不久,黑后的政权没多久会被颠覆,作为阶下囚的或许就是黑后了。

  凛牧也告知过黑后离开森狱退隐,却被拒绝了。

  此时此刻的黑后心中自然还是有着仇恨。

  黑后虽然说无法统治森狱,但有凛牧的压迫感在这里,森狱也不敢迫害黑后。

  而黑后的身份也特殊,阎王也不可能让黑后下场太难看。

  ………

  离开森狱,凛牧去和老孔雀汇合。

  此时此刻,老孔雀,暮成雪甚至于还有戚太祖都在。

  暮成雪要杀戚太祖,但被老孔雀阻拦了。

  因为戚太祖凛牧点名要他的命暂时活着。

  而因为老孔雀和凛牧有着关系,因此暮成雪一时间没有办法。

  只能够跟着一起到来,看看凛牧会到底如何做。

  “先生,不知道你救下戚太祖,所为何事。”

  凛牧来了之后,暮成雪连忙开口询问。

  戚太祖则是揣摩眼前神秘人的具体身份。

  “我只是想要从戚太祖手中得到一点东西罢了,他的性命,我可以交给你来处置。”

  对于戚太祖这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阴谋家,凛牧也不至于有着什么仁慈之心。

  用完了,他的价值也就没有了。

  “这位先生,暮成雪能给的,我戚太祖都能给,我甚至于可以将金狮帝国的宝藏也双手奉上。”

  戚太祖也知道眼前之人非同凡响,连追随者这个老家伙实力都如此不差,她本人的实力岂不是更加可怕!

  也连忙表明自己卑微。

  “可惜了,金狮帝国的一切,我都没有丝毫的兴趣。”

  虽然说祌天爻帝是后面补充到戚太祖的背景线,但也可以将其加上。

  戚太祖现在的层次对于凛牧来说,已经算是很低的了。

  一掌,凛牧拍在戚太祖的脑门。

  任由戚太祖如何反抗,都是徒劳无功。

  凛牧现如今灵魂之力直接侵入了戚太祖的魂海,从戚太祖的魂海之中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戚太祖一生刀法武学,以及……半神之招。

  凛牧这么一整合,戚太祖的灵魂都险些崩溃,开始变得有些疯疯癫癫。

  “青霜台,他的命,你来终结吧!恩怨解决之后,你…退隐吧!”

  暮成雪的命运线随着自己的插手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如若她继续行走江湖,最近不幸陨落的话那…还好,算是回归重点,影响到了其他的,就有些麻烦了。

  退隐,也不知道能不能因此改变她的命运。

  “嗯,多谢你,先生。”

  暮成雪对着凛牧由衷地感激。

  如果没有他的帮忙,自己想要击杀戚太祖的话,太难太难。

  “我们走吧,仙老。”

  凛牧带着老孔雀离开了这里,把后续交给了暮成雪。

  “仙老,你去让朝天骄也带着战云界退隐而去吧,如若她拒绝,也是她的命。”

  战云界依旧是倒塌了,但这一次存活了不少人。

  既然已经插手此事,凛牧也只能够看看情况了。

  “战云界解决了后,你可以让弁袭君出来,等弁袭君的逆海崇帆出现后,再来森狱找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