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我成了女反派的跟班

正文卷 第一百三十七章 真是惊人无比的收获啊

  黑井荒凉而枯寂,一股阴邪之气弥漫。

  萧凡重重摔落在井底,浑身被藤蔓缠绕着,鲜血淋漓。

  他那萎靡的眼睛有气无力地逼视着地面,目光不甘又绝望,脸上的肌肉不停地抽搐着。

  “砰!”

  身边传来落地的巨响,萧凡浑身剧烈痉挛,艰难扭动脖子,便看到一张狰狞的脸蛋。

  “秦楚楚,你敢杀我,你爹积累的名声将毁于一旦!”

  他双目暴突,灰袍里的手臂微微颤抖。

  滴嗒!

  叶天手腕鲜血滴落,像是丧失听觉,圆瞪着眸子看着前方。

  红月照进黑井,带来微弱的光芒。

  井内藤蔓遍布,井壁镌刻神秘的文字。

  叶天视线捕捉到东南角,那里有一尊鼎。

  “神农鼎……”

  他霎时目露震撼之色,痴痴地看着墨绿色三足小鼎。

  轰!

  犹如平地起惊雷。

  萧凡攥紧身上的藤蔓,不顾肩骨胸膛的疼痛,死死盯着前方的小鼎。

  鼎口衍生圆盘状的双耳,鼎壁刻画着各种古老而神秘的生物,有长相奇怪的三足大鸟,诡异盛开的血红花朵,以及一个个部落首领的绘像。

  小小的鼎身,似能包罗万象,无穷无尽。

  九州十大神器之一——

  神农鼎!

  冗长的静默,只剩急促的呼吸声。

  “我果然才是天命所归!”

  叶天的声音充斥着兴奋和颤抖。

  手持神农鼎,登顶九州俯瞰苍生,镇压世间一切敌!

  这个野望在叶天脑海里滋长,一阵兴奋,身体竟莫名的战栗起来。

  脚步声响起,他缓步朝萧凡而去,眸中迸射出浓郁的杀机。

  “神农鼎归你。”萧凡咬紧牙关,声音嘶哑低沉。

  他不敢殊死一搏,下场一定是两败俱伤,最终皆丧命在枯井里。

  先稳住这个蛇蝎心肠的歹毒女人,在借机抢夺神农鼎。

  神器在手,才能重塑大衍圣地辉煌,统御九州各大道统势力。

  叶天眸光冰冷,无情地笑了笑:

  “鼎我要,你的命我也要。”

  萧凡脊骨发寒,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声色俱厉道:

  “没有修为,你靠什么搬走这尊鼎,唯有齐心协力。”

  伴随着话音落下,叶天脚步僵硬住。

  他抬头看向井口,自己能借助粗壮的藤蔓攀爬上去,但鼎呢?

  就算将鼎绑在藤蔓上,仅凭一个人的力气也拉不上来。

  陡然。

  隐约有黑影出现在井口。

  “谁?”叶天尖吼,将匕首攥紧,全然没有刚才的自信和胜券在握。

  砰!

  砰!

  沉稳的落地声传遍黑井每一个空间,每一处角落。

  “萧老弟,朗朗乾坤,别来无恙。”

  伴随着轻描淡写的笑声,一袭白袍出现。

  他负手而立,平静端详着面容彻底震惊、不敢置信的萧凡。

  “徐恶獠!!”

  叶天下意识后退几步。

  他眸子死死瞪着出现在这里的徐狗贼,几乎是从牙缝里硬生生挤出这三个字。

  这一刻,天灵盖像是被揭开,冰水浇灌而下,浑身透着冰寒。

  “不可能……”

  萧凡一颗心坠入深渊,脸庞上的血色迅速消散。

  刚燃烧起生还的希望,又刹那被浇灭。

  这徐恶獠真是歹毒,简直该死,千刀万剐、粉身碎骨也难解其恨。

  每当宝物问世,总能看到此獠的身影!!

  “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何对我恶意满满?”

  徐北望收敛了笑意,目光变得冷漠。

  “你……”叶天满腔猛烈的仇恨鼓荡,脸色如生锈的铁器般晦暗。

  很快,他便恢复平静。

  绝对不能暴露。

  “你再瞪?”

  肥猫板着脸,装出凶神恶煞的模样。

  它朝萧凡扬了扬拳头,“喵喵要砸扁你!”

  徐北望视线完全被墨绿色小鼎所吸引,饶有兴致地打量着。

  人一走运就是这样。

  随随便便,便将一件神器收入囊中。

  距离完成老大的任务,进度已抵达50%。

  “跪下。”

  他神色无波无澜,淡淡开口。

  风轻云淡的声音在井壁回荡,一片死寂。

  叶天跟萧凡对视一眼,都能看到对方眼底的杀意。

  大家都丧失力量,就算二人拖着负伤的身体,亦能联手宰杀此獠。

  这头猫,可是能轻而易举踩死。

  念及于此,两人轻微挪动脚步,以往的仇恨皆化作暴戾的杀气!

  “嘁!”

  肥猫抬起胖嘟嘟的下巴,不屑地噘嘴。

  “别挑战我的耐心。”

  徐北望依旧淡定从容,袖间滚落两把袖珍型鸟铳。

  他随意叩动扳机。

  枪管滚烫,叶天身躯颤栗,骇然的目光瞬间被惊恐代替。

  嘭!

  他手臂宛如被嵌入钢钉,剧烈的灼烧感疼得险些昏厥。

  嘭!

  另一枚火药弹射进萧凡大腿,整个人轰然倒地,抱着大腿哀嚎嘶吼。

  “两个倒霉蛋,嘻嘻。”

  肥猫幸灾乐祸地对着二人做鬼脸。

  “跪不跪,最后一遍。”

  徐北望面色趋冷,声音没有丝毫温度。

  伴随着话音落下,萧凡扭曲着脸庞,像是疯癫般抽搐。

  而后死死低着头,膝盖紧贴地面。

  屈辱算什么,苟且偷生总比丧命好过万倍,何况这又不是第一次对着此獠下跪。

  一忍制百辱!

  “噗通!”

  叶天也匍匐了。

  他像一只鹌鹑,浑身发抖,头越埋越低。

  徐北望收回目光,给肥猫叮嘱了一句:

  “盯紧点,谁动杀谁。”

  话落,将鸟铳递给它。

  “好哒!”

  肥猫可爱地啄了啄脑袋,一爪握一把鸟铳,趾头在扳机上动了动去。

  “不许动!”

  见萧凡在捂着受伤的大腿,肥猫立马叩动扳机。

  嘭!

  火药弹偏离目标,撞在井壁上。

  “这都能歪呀。”

  它一脸懊恼,喵喵真没用。

  两人脊尾骨都在颤栗,眼中血红一片,五脏六腑都被恐惧给攥住。

  他们清楚,在禁忌之地,这把武器能轻易夺走性命。

  “抱头,面向墙壁。”

  肥猫想起自己被大坏蛋惩罚的场面,嘟囔着说。

  徐北望气定神闲地走向神农鼎,心中暗忖如何搬上去。

  可一瞬间,他表情骤变。

  盖因看到鼎内的一盏银色灯笼。

  灯笼提柱上有片片银黑色斑纹,灯笼表面则是一个个复杂的图案。

  徐北望抬手,提起灯笼。

  霎时,能压制一切的无形力量消失,体内气海重新充盈鼓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