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我和崇祯成了合伙人

正文卷 674 琉球最大的忠良

我和崇祯成了合伙人 叫天 5361 2022-05-29 11:36

  此时的郑芝龙,也有点纳闷,皇上到底是派了谁,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把田川氏和二官给接走的?

  锦衣卫么?有这么大的能耐?

  如果是锦衣卫的话,那到底什么人是锦衣卫呢?

  想了一会,郑芝龙有点想不明白,便不想了。从到码头,坐船离开,他便开始盘算起明年的事情来了。

  朝廷已经取得西南大捷,主力军队回调北方的事情,东江镇这边,就只有吴三桂和他两人知道。之所以要这么保密,就是不想底下人知道后有人被倭人或者建虏俘虏,从而被建虏获悉关内的情况。

  因为就如今而言,朝廷对草原和辽东都是采用封锁之策,禁绝一切内外往来,建虏要想获得关内的消息,就只有俘虏朝廷边军才行的。

  保证关内的消息尽量不被建虏和倭国获悉,就有助于朝廷对虏作战。

  就拿眼下来说,就只有郑芝龙和吴三桂知道,朝廷对这边的战事,已经从战略防御转为战略进攻了。新的一年到来,朝廷必然会有所动作。

  对吴三桂来说,他在朝鲜的坚持,就快到头了,回头论功行赏,功劳就不会小。

  而对郑芝龙来说,他是内应的内应这种身份,终于快要曝光了!

  因此,对于他们两人来说,都是很盼望新的一年快点到来的。

  此时的郑芝龙,就想着要把倭国准备增派兵力到朝鲜的事情,尽快通知朝廷那边才行。还有吴三桂这边,到底该如何收场呢,也是一个问题!

  倭国水师大规模进攻皮岛,郑芝龙肯定是要撤的。可是,他这一撤,吴三桂就是孤军了。并且倭国派了更多的军队进攻朝鲜北部的话,他搞那游击战的空间就会变小,结局如何,还真不好说!

  想到这,郑芝龙也有点头疼,喃喃自语道:“这个老吴,就是一心想立功劳,这下好了,是个头疼的事情啊!”

  想着这个,他决定也在奏章中一并写了,由朝廷和吴三桂自己头疼去好了。

  想完了这些事情,郑芝龙不由得又想起了自己的老婆孩子,他们到底在哪里?如今已经安全了没有?

  ……………………

  琉球王国久米村,也就是大明太祖皇帝派遣福建舟工三十六户赴琉球定居的村子,全部都是明人。这里出身的郑迵是琉球王国三司官,类似大明三公,位高权重,主持对倭抗争,不过最终失败了。

  他本人被倭寇处死,他弟郑周逃离久米村,到了北中城隐居。

  此时,郑周已经垂垂老矣,按理来说,这种年纪,该是不问世事了。

  可此时,他的府邸大门紧闭,他由他儿子和孙子扶着,正在大堂内见客。从他的表情能看出来,非常地震惊。

  就见他的面前,有三个人,两男一女,其中一个男的正在对郑周说道:“千真万确的事,是大明皇帝要求我们去长崎接出他们两人,便会出兵帮我们琉球驱逐倭寇的。”

  说到这里,他又一指那个女的说道:“这位是田川氏,乃大明登莱海军总兵郑芝龙郑大帅的夫人,这位是田川七左卫门,本名郑宗明,是郑大帅的二公子。”

  随着他的介绍,田川氏和郑宗明都向郑周行了一礼。

  郑周见了,连忙示意还礼。脸上的表情,还是有些迷糊,问面前说话这人道:“那金大人的意思是……”

  这个金大人,就是曾出使大明的正议大夫金应元,听到郑周问话,连忙回答道:“是王上的意思,想让您这边安排人送他们俩人回大明,并去京师求见大明皇帝,恳请大明皇帝按承诺,驱逐倭寇。”

  顿了顿,他又补充说道:“您也知道的,我们国内有倭寇,王宫一直被倭寇给监视着的。我们从倭国那边回来,就怕倭国会追查过来,因此不好出面,再去大明那边。如果您肯帮忙的话,此事就必然能成!等大明天兵一到,郑三司便能恢复名誉,受王上追封,是我琉球最大的忠良!”

  对于久米村的明人来说,当然看不惯倭寇在琉球横行。具体到郑家来说,他们当然更希望如今被污蔑为奸臣的郑迵能还清白。

  因此,听到金应元的话之后,郑周的儿子和孙子首先就忍不住了,连忙喊爹的喊爹,喊爷爷的喊爷爷,虽然不具体提要求,但是意思非常明确。

  郑周其实都不用他儿子和孙子催,一听之下就已经激动地不行。

  要知道,他哥郑迵是琉球历史上第一位拥有中国血统的三司官,是郑家的骄傲,也是久米村骄傲。如今被污蔑为奸臣,他这个当弟弟的,当然是不甘心如此的。

  于是,他二话没说,立刻就答应下来,对金应元微微颤颤地说道:“请转告王上,郑家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必然会把郑大帅的家人安全送回大明!”

  金应元听到这话,连忙提醒道:“还要去京师求见大明皇帝,恳求大明皇帝派兵来琉球驱逐倭寇!”

  说完,他从怀里掏出一封书信,双手递给郑周道:“此乃王上亲笔所写之国书,一定要转交大明皇帝!”

  郑周示意他儿子接过,同时做了保证。作为一直以明人自居的久米村人,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当然是能见大明皇帝了!

  如今有这样的机会,他心中都已经决定,把儿子和孙子一起派去大明。

  郑家虽然被打击而没落了,可要弄一条船,悄无声息地离开琉球,却是没任何问题的。

  很快,郑芝龙的老婆和二儿子,便踏上了前往大明的路。

  他们两人,都是很期待。

  对于田川松来说,她是倭人不假,可嫁夫从夫,对她来说,她早已是明人了。之前一直被德川幕府阻扰,如今得偿所愿,终于能去大明,能见到阔别多年,一直思念的大儿子,她就非常地激动。

  这不,在船上的时候,每当她和儿子单独相处时,就不断地唠叨,也不知道大儿子怎么样了,之前听说已经在朝为官了,都不知道能不能做好?这年纪摆在那里,别是辜负了圣恩……

  听着母亲的唠叨,郑宗明对哥哥的印象已经模糊了,也好奇他的哥哥,在大明混得怎么样了?

  同时,他对大明也非常向往,不知道传说中的天朝上国,到底是个什么样子?比起倭国,会有多繁华?

  总之,他们两人都是期待着,早日能到大明。

  ……………………

  日子一天天的过,转眼间便是崇祯十九年了正月底了。

  此时的崇祯皇帝,正在看云南巡抚杨畏知发来的奏章。

  在这份奏章中,杨畏知主要禀告了三个事情。

  一个事情是云南目前的现状,朝廷官军控制的地区,都已经委派了流官,朝廷正式开始治理地方;

  第二个事情是,朝廷主力边军,已经屯兵洞吾边境一线。洞吾那边,也在其北疆屯兵,试图顽抗朝廷官军。杨畏知请旨,什么时候可攻打洞吾。

  第三个事情是,已经有消息证实,李自成所部流贼残余,确实逃入了洞吾境内。进一步的情况,目前还未知。

  看完之后,崇祯皇帝便问早已看过奏章的孙传庭,问他的意见。

  毕竟孙传庭是目前在朝官员中最懂兵事的,并且之前就是他亲自领兵进行西南战事的。他的意见,绝对权威。

  孙传庭早就想过了,崇祯皇帝一问,他便马上奏道:“陛下,微臣以为,洞吾兵的战力,并不足以抗衡朝廷官军。对洞吾战事,唯一需要考虑的是粮草物资的补给问题。”

  顿了顿,他马上接着具体分析道:“云贵贫瘠,且云南刚经历過戰事,百废待興,微臣以为,不宜征调云贵两地的粮草物资;而如果要从湖广运送粮草物资到云南边境,再随着大军深入洞吾,再继续往前运送物资的话,消耗实在太大。”

  说到这里,孙传庭便总结道:“因此,微臣以为,可以湖广等富裕省份支援云贵两地,使其早点恢复元气,而后以云南为后勤物资地,则粮草物资的压力就不算大。在此期間,可令扬中丞作势欲打,令洞吾那边不敢放松。如此反复,便能耗其粮草物资,疲之民心,怠其军心,利于他日讨伐!”

  崇祯皇帝听得连连点头,觉得孙传庭的这个建议很是不错,是个好主意。

  结果没想到,孙传庭还没说完,继续对他说道:“另外,如果吕宋远征军一切顺利,南洋早日平定的话,还可让水师……海军征调荷兰、葡萄牙等国兵力,从洞吾南边发起进攻,夹击洞吾!”

  他之前下工夫温习了整个世界的局势,知道了洞吾南边,其实有荷兰和葡萄牙人的势力。他估摸着吕宋远征军能灭了吕宋的西班牙人的话,那边会有力地震慑这两个番邦,让他们成为大明附庸是没问题的,这样就能征调他们的兵力从南边进攻了。

  崇祯皇帝听得大喜,随即就想起,不知道吕宋远征军的战事进行得如何了?

  7017k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