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东晋北府一丘八

章节目录 第三千六百一十六章 以身为饵诱敌酋

东晋北府一丘八 指云笑天道1 2929 2022-05-29 08:30

  传令兵们迅速地领命奔走,帅台之上,仍然是气氛沉闷而压抑,几个军吏在仆役们的帮助之下,把染了墨花的那几张纸拿开,另在新纸上抄写前面的军报,一股墨香在帅台之上弥漫着,可是每个人的心中那阴影面积,却是挥之不去。

  刘穆之叹了口气,摆了摆手,说道:“你们都先退下吧,我和大帅和皇后有要事相商。”

  当帅台之上只剩下三人时,刘穆之看着刘裕,正色道:“寄奴啊,此时我们是不是收缩兵力比较合适一些呢?现在我们南城这里的兵力已经经过了几次抽调后,有点不足了,城门那里已经攻入,我们是不是应该把其他地段的攻城兵力,转而调向城门呢,若是要援救西城,是不是要考虑干脆连城门的军队也尽撤出,转攻为守呢?”

  刘裕摇了摇头:“现在正是较劲拼命的时候,敌军的俱装甲骑既然调往了西城方向,这里就是安全的,不会有敌军主力,如果我们把南城的兵力调向西城,那正中黑袍的下怀,等于我们之前奋战的结果,就前功尽弃了。所以,西城不可不救,不可大救,退一万步说,就算西城兵败,只要我们攻破了南城,几千俱装甲骑,也翻不了天!”

  王妙音的秀眉微蹙:“既然寄奴你不想调南城主力去西城,是否可以考虑让北城的战车部队出击,前往西城支援呢?”

  刘裕淡然道:“之前的战报说,北城的敌军步兵出城攻击,与我战车部队缠斗,混战,他们是用汉人步兵作为消耗品,来拖住大石头的战车部队,只可惜我们这里和北城相隔太远,军令要现在传过去,只怕是来不及了,只能寄希望于大石头自行决断,如果他知道西城的战况,我想他是会主动去救的。”

  刘穆之摇了摇头:“恐怕未必,之前的军报是说,敌军一万步兵出北城反击,被龄石所部大败,已经溃散,城门也是给溃兵冲开,北城那里,可谓意外地打开了缺口,大石头恐怕会趁胜挥师入城,而不是去西城或者东城那里弥补缺口。寄奴啊,我劝你不要太指望大石头,他要为弟弟立功赎罪,有了攻破城门的机会,绝不会放过的。”

  刘裕沉声道:“我相信大石头的判断能力,北门那里,明显是诱饵,他是纯战车部队,利于野战,不利于巷战,就算攻进城内,也没有什么好的机会,现在我调南城的一两万步骑去西城支援,是为了稳住西城局势,俱装甲骑的突击,开始的时候最是厉害,但只要挡住他们前几波,让他们冲不起来,人力马力的消耗会非常大,体力也下降得厉害,顶过这半个时辰,西城就能稳住!”

  “不管怎么说,西城的城墙没了,就算这回西城的军队退回长围之内固守,只要大营还在,早晚还是能攻进城去,而我们南城这里,需要继续给守军增加压力,让其不能稳住阵线甚至是抽出兵力去西城扩大战果。”

  刘穆之点了点头:“只是,寄奴,你真的以为,黑袍的所有杀招就只是俱装甲骑了吗?我始终担心,慕容镇也只是他的一枚棋子,他想亲自攻击的方向,恐怕还是这里。”

  刘裕微微一笑:“你的判断完全正确,所以,我就是要诱黑袍亲自来攻。”

  王妙音睁大了眼睛:“我不明白你的意思,裕哥哥,我们不撤南城的攻击部队,那黑袍怎么可能进攻呢?”

  刘裕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你们想想,西城那里的俱装甲骑,是怎么攻出来的?”

  刘穆之一下子反应了过来:“是荣祖他们攻上城头,所有人以为马上就要胜利的时候,慕容镇突然弄塌城墙,全线出击!”

  刘裕正色道:“这就是了,如果我们刚才是收缩兵力,只守不攻,那就不会有任何破绽给黑袍,他想直接从城中强攻出来,并不容易。慕容镇确实是他的一招疑兵,他本人肯定是想跟上次临朐之战一样,直接冲着我来,只是,我不知道这回他会用什么样的手段。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不击破我军前方的攻城部队,他是不会出手的。”

  王妙音笑了起来:“我们前面还有两三万人马在攻城呢,他连守城都很困难了,如何能杀得出来?”

  刘裕摇了摇头,眼中冷芒一闪:“兵法无非就是欺诈与诱骗,能而示之不能,不能而示之能,之前我们几次进攻南城,看似将要得手,却给守军利用各种机关,埋伏而打退。这回黑袍要是杀出来,必然也要重创我军攻城的部队一部,如果我们集中某个方向打,不是全面进攻,那万一给他反击到,损失可就大了。所以,我们只能从多个方向,尤其是鬼墙和城门两处突破,早早地诱黑袍使出绝招,我们才好有所应对!”

  刘穆之脸上的肥肉跳了跳,说道:“那不如我们把兵力撤回来,固守不动,黑袍有再多的杀招,也奈何不了我们,只要西城那里的缺口还在,大不了我们今天收兵,明天再攻也不迟!”

  刘裕沉声道:“万万不可,如果我们这里不暴露出破绽,那黑袍必会转向西城进攻,以现在西城檀韶的情况,就算加上我们的援军,抵挡慕容镇已经非常吃力了,黑袍再出手,那真有全军覆没的危险,西城给击破,围城就无法继续,只能撤军,那黑袍就得手了。我们拼着在南城有所损失,起码能让我们有准备的阵营来迎接黑袍的攻击,这样别的地方就安全了啊。”

  刘穆之长舒了一口气:“原来如此,看来你一早就计划好了,要亲自吸引黑袍的攻击啊,就象上次临朐那样!”

  刘裕叹了口气:“这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既然是决战,那目标就是黑袍本人,不然就算今天能攻克外城,他们退入内城,仍然要很久的围攻。无论是我们,还是城内外的百姓,都拖不起了。这个险,我必须冒。所以,胖子,妙音,我现在正式要求你们暂且回避,不要留在这里了!”

  7017k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